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9

一名李洪志親傳弟子的親歷與反思

發布日期:2019年09月26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
[打印本頁]【字體大小:

  受“法輪功”放下親情的影響,我對家人更加肆無忌憚,有一次因為父親當著我的面殺魚,而我認為這是殺生,要求父親停止,與父親大吵了一架,甚至差點動手,家人覺得我已經不可救藥,將我趕出了家門。

  我叫趙士榮,男,漢族,1977年1月出生于廣東省陽春市春城鎮一戶農民家庭。我在家中排行最小,父母恩愛,家庭和睦,孩提時的生活是健康快樂的。我自小讀書以及后來考到廣州讀大學,一直都是家人的驕傲、村里孩子的榜樣,求學之路充滿優越感。

  然而,就是在廣州讀大學時,因為好奇接觸“法輪功”,我的人生從紅日驕陽墜入人間地獄,現在回首往昔是捶胸頓足。21年的青春歲月,因為自己的盲目、盲從,誤入“法輪功”的圈套,做出種種傷害自己、家庭、社會乃至國家的傻事、蠢事。

  低價教功做誘餌,瘋狂吹噓為斂財

  我自小身子較弱,高一時,學校體檢查出急性肝炎,父母到處找人尋醫問藥也不見明顯效果,以致病急亂投醫,我聽信同學建議接觸氣功,企圖通過練氣功祛病健身。從此以后,練氣功就成了我每天鍛煉身體的事項。1994年高中畢業,我考上了位于廣州市的廣東民族學院財務會計專業。

  1994年的某一天,學校里突然多了很多宣傳“法輪功”的條幅和介紹其學習班的雜志和宣傳單,說通過修練“法輪功”可以祛病健身、擺脫貧窮,可以得到李洪志的能量和法身保護等等,當時有些心動。讓我決定報名的是“法輪功”學習班的學費,才幾十塊錢,而其他氣功學習班則要好幾百元。

  當時參加李洪志學習班的人很多,整個體育館大廳都擠滿了,給人一種“法輪功”受人瘋狂追捧的錯覺。學習班一共10堂課,由李洪志主講。課堂上,李洪志主講“法輪大法”法理,他的助手們則配合他一起教學員練功動作。他們很善于調控現場氣氛,大肆吹捧自身法力讓學員們頂禮膜拜,瘋狂吹噓修練好處讓學員們虔誠憧憬,有意拋出驚人語論顛覆學員們的正常思維。

  去上課后,我才發現上課用到的書籍、練功音樂帶和教功錄像帶、“法輪功”徽章等是需要另外購買的,而且價格不便宜。會計專業的我對商品流通環節的稅收還是比較熟悉的,李洪志舉辦學習班收入是與主辦方按比例分成的,這部分應該是有納稅的,因為有收入憑據,然而在課堂售賣書籍資料是繞開了主辦方而得到的收入,是可以逃避稅收的。這就意味著李洪志售賣“法輪功”非法出版物的收入是遠高于其辦班收入的。

  更可怕的是,李洪志把學習班講課的內容整理成多種形式的資料進行售賣。他在每堂課講的所謂法輪大法法理就整理成我們現在知道的《轉法輪》,他講解的功法、功理、動作要領就整理成了后來非法出版的《大圓滿法》,他在最后一堂課的答疑內容就整理成了后來非法出版的《轉法輪法解》,還有把他這次辦班整理成錄像帶、錄音帶非法售賣。這種后續創收效應大大增加了李洪志的非法收入。

  這種低價傾銷瞞過了我們這些練習者的眼睛,神不知鬼不覺地成就了李洪志的發財夢,但在當時的環境下由于盲目崇拜,我并沒認識到這一點,甚至還認為是李洪志的正當勞動所得,為他狡辯,現在回想起來覺得自己當時真是愚昧無知。

  癡迷練功逐出門,執幻為真身心廢

  李洪志這10堂課主要講述修練可以獲得眾多利益,以及如何獲得這些修練利好的方法,非常迎合我貪求這些修練利好的欲念。10堂課下來,我的整個世界觀都發生了變化。學習班結束后,我平時有時間就在學校操場上習練“法輪功”,周末有時會騎自行車去廣州市天河體育中心“法輪功”教功點參加集體練功,目的有二:一是宣傳“法輪功”,吸引新人習練;二是練習者一起習練,交流練功心得體會,互相提高。

  集體練功結束后,有時間的人三五一組圍成一圈交流、探討練功心得或學習李洪志的書,然后再討論討論。記得有一次集體練完功后回學校的路上,剛到廣州崗頂的中山附屬醫院的時候,一輛摩托車飛快地從醫院門口向右拐出逆行,我正騎自行車按交通規則順行經醫院門口,結果摩托車來不及剎車就把我撞了,好家伙,我的自行車被撞壞沒法騎了。當時我心里想:今天又消了一塊大業,經過了一個大難。也沒找肇事方理論、賠償,就推著自己的自行車走了。現在回想還真的可笑,“法輪功”把人的思想真的扭轉得很怪異,放縱了這些社會不文明現象。

  1996年的一天,我在學校看到舉辦“法輪功”學習班的海報,是播放李洪志在廣州舉辦第5期學習班的錄像講座。每講聽完后,就有人教動作。這次活動是華工、華農、華師、暨大部分參加“法輪功”的職工、學生聯合組織到我校弘法。打那以后,民族學院就有了一個練功點,輔導員是學院的一位職工姚阿姨,大概40多歲,她是因身體疾病的緣故,想通過練功調節才加入“法輪功”組織的。

  跟這些阿姨功友交流,在談到生病是否要吃藥時,楊阿姨、姚阿姨是堅決停藥了。翟阿姨是一直邊吃藥邊練功的,姚阿姨還說翟阿姨悟性跟不上。我畢業離開學校后,聽說楊阿姨病死了,當時聽到這個消息,第一個想法就是:可惜,沒有把自己當作真修者對待。但沒有去細想,她那么堅定,堅定到死都不吃藥,這不是放下生死了嗎?連生死都放下的人,結果還是死掉了,我卻沒有去質疑“法輪功”本身是否有問題。

  1997年我畢業后,就一直待在家里練功,沒有出去找工作,認為工作師父會給安排的,不用操心。開始家人不反對我練功,后來發現我沉迷練功不工作,荒廢前途,淡漠親情,他們開始反感“法輪功”,勸我不要練,還把我的書籍燒毀。我與家人產生了非常大的矛盾,加上受“法輪功”放下親情的影響,我對家人更加肆無忌憚。有一次因為父親當著我的面殺魚,而我認為這是殺生,要求父親停止,與父親大吵了一架,甚至差點動手,家人覺得我已經不可救藥,將我趕出了家門。

  依法取締仍沉迷,充當炮灰悔方遲

  1999年國家做出了依法取締“法輪功”的決定。這個消息讓我接受不了,我覺得一定是國家不了解“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做出的錯誤決定。那段時間廣播、電視鋪天蓋地地報道“法輪功”殘害生命,圍攻新聞單位、政府機關等消息,我的情緒低落,左思右想:李洪志到底是怎樣的人?“法輪功”到底是怎樣?……反正就成天待在出租房里瞎想,想累了就隨手拿起“法輪功”的書籍看,慢慢地覺得“法輪功”沒有叫我去剖腹自殺啊,沒有叫我去做壞事啊,都是教人去修練要重德。那時候還沒能看出“法輪功”歪理本身的錯誤、矛盾之處,就用了李洪志最吸引人的修練要向善等幌子來搪塞自己的質疑,最終接受了“法輪功”的說法:政府對“法輪功”的處理是錯誤的。這樣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思想調整,慢慢地又恢復了往常的生活,出去找工作了。

  父母很擔心,勸我不要練了。我認為自己沒做壞事,聽不進去。家里的“法輪功”資料已經被收繳了,我待在家里無所事事,悶得慌了,就開始練字。忽然有一天翻到大學同學的通訊錄,這是大學畢業時留下來的,就開始給同學寫信“講真相”,結果被同學舉報。

  我見到了曾經的同修陳觀柏,他已經認識到“法輪功”是邪教,他問我:““法輪功”告訴你如果在一件事情上守住心性后,你可以得到多少樣東西啊?”我說:“一舉五得。”他說:“對,一個人貪欲大到控制不了自己的時候,會不會為了圓滿去做極端的事情呢?比如自焚等。”我想了想:“應該會的吧。”……慢慢地經過一段時間的學習,我也認識到了“法輪功”倡導人向善、修練的背后都是強大利益驅動的,沒法讓人變好,還容易出現問題,于是我也放棄了習練“法輪功”,這是2002年的事了。

  放棄了習練“法輪功”,我的生活、精神面貌都發生了積極的變化。在佛山市找到了一份工作之后,我認識了現在的妻子鐘笑歡,她當時在順德市工作,我們于2006年結婚,同年有了孩子。

  2012年的一天,我像往常一樣工作,打開自己的電子郵箱,發現有一封匿名郵件,我就打開看看是什么內容,原來是一款翻墻軟件,通過翻墻軟件在“法輪功”網站上看到了許多針對國內陰暗面的抨擊,激發了我沉淀于心中的那份“憤青”思想。誰不痛恨貪官污吏啊?誰不想社會環境變得公正、和諧啊?于是在工作之余觀看翻墻軟件的消息新聞成了一種習慣。殊不知這些東西都是“法輪功”操縱的,其中各網站大力吹噓的神韻晚會就是其頭等戲,神韻晚會是“法輪功”披著弘揚中華5000年傳統文化的外衣,宣揚“法輪功”歪理邪說的。我當時看了之后覺得好就下載制作成光盤,認為其是弘揚中華傳統文化,而且覺得是一臺歌舞表演,應該沒什么問題,于是就放松了警惕。

  表面上看神韻晚會的演出,大部分內容是以古典舞形式演繹中國傳統典故,如花木蘭從軍、精忠報國、大鬧蟠桃會、智收沙和尚等,但唱的歌曲完全是宣揚“法輪功”的內容。而且還把中國政府依法取締“法輪功”演繹成對“法輪功”的迫害信息傳遞給觀眾,潛移默化地改變觀眾的思想,這是非常惡毒的,我就是受到這些信息的影響,對“法輪功”產生了同情,甚至是維護。

  二十一年走歧路,一朝醒悟陽光來

  經過深刻的反思,特別是看到“法輪功”在整個發展過程存在的違法史,我就非常明白“法輪功”出現在社會之時就是它的違法之始。比如“法輪功”的出版物是未經國家新聞出版署許可而非法出版的;“法輪大法研究會”竟然是未經合法登記注冊擅自成立的,違反了《社團登記管理條例》;“法輪功”組織未經批準擅自活動,非法出版,偷逃稅,違反了《稅法》;各地信徒受李洪志歪理的影響傷人、殺人,違反了《刑法》;“法輪功”組織被依法取締后還在鼓吹鼓動“講真相”等違法活動;“法輪功”組織宣傳違反《憲法》的反動言說,企圖顛覆國家政權,破壞社會穩定團結;在國家法定貨幣上寫反動邪說,破壞金融秩序,違反《人民幣管理條例》和《商業銀行法》。

  我癡迷“法輪功”對家庭傷害是最大的。受“法輪功”歪理放下名利親情的影響,我對父母太不孝順了,大學畢業后本來是自己賺錢養父母的時候,卻由于種種借口沒去積極找工作,待在家里長時間做“啃老族”。國家依法取締“法輪功”后,父母勸告不要習練“法輪功”我也不聽,造成父母的擔心和操心,而且因為我習練“法輪功”的事情,父母還被別人騙走了四五千元,真的傷透了父母的心。妻子也因為我的事情擔驚受怕,孩子得不到父愛。一想到此,一股悔恨之意油然而生,我痛恨“法輪功”,是它剝奪了我最珍貴的親情。

  (文章節選自《26名邪教親歷者實錄》)

  《36名邪教親歷者實錄》內容簡介 

  《36名邪教親歷者實錄》是由廣東省委政法委牽頭,廣東省社科聯、省反邪教協會協調省監獄管理局、省戒毒管理局等單位編寫的首部以詳實豐富案例為主的反邪教警示教育書籍。廣東省委領導林少春同志為該書作序。此書是廣東省35名反邪教工作人員和志愿者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和心血,從近萬個邪教人員受害案例中篩選了幾百個有代表性、有說服力的案例,經過反復集體討論,又從中挑選了100個案例進行深入走訪,在征得當事人同意后,精選并編寫了36個案例,加上專家深入點評和近半年時間的編輯整理后最終形成。該書已列入廣東省“七五”普法讀物,由南方日版出版社出版,目前已發行5萬冊,免費發放省內各地各部門,供宣傳學習之用。

   

《36名邪教親歷者實錄》封面、封底 

(責任編輯:徐虎)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49期野兽家禽